817

*叶修 和 王耀

 
无差向

 

 
 
01

午后,叶修从外面回来,王耀没给他开门。叶修把文件袋揣起,掏出新配的手机给他发短信。

 

叶修:开门啊同志。

 

王耀回了他个黏糊糊的语音,大概意思是大爷在床上不想下去,爱卿自便吧。

 

叶修收到回音,也不等了,转头拐下楼,问楼下的三娘要了两个瓜,然后回去自己掏钥匙开门,等王耀开门是没指望了,总不能强迫一个积极建设社会的大好青年花上三十秒起床的时间去给他开个十秒的门。

 

太不划算,太不周到,太没有分寸,太大材小用。

 ...

王杰希生日快乐!!!

掐着点发的!今年仍然是爱我王的一年!

预警:激情摸鱼,内部含有大量语句不通和矫情。

题主:怎么解释诗句“多情却被无情恼”?

何归 玄铭宗弟子

谢邀啊兄dei

我就答答,最近试炼炸了,做不出阅读理解

怎么讲,我们玄铭宗虽然个个都牛皮吹上天,但个个人美说话又好听,是很容易出人才的。

我们私底下虽然拉帮结派,但是我们拉的有水平,有风度。比如我们这一波,一半喜欢大师兄,一半喜欢龚师兄。

由此你可能就懂了。

大师兄多情如孔雀,龚师兄无情如大师兄的正面教材。

但是我们最近被龚师兄弄得很懵逼,都说无情,可是龚师兄对某某山的某大师兄实在是过于上心了。

我们都知道大师兄对龚师兄一往情深,就差龚师兄察觉了。

我们...

生日快乐!!!!!!!

@吾不言

❤️❤️❤️❤️❤️❤️❤️❤️❤️❤️❤️❤️❤️❤️❤️

叶修 和 王耀

无差向

本报道的所有内容都已征得相关人士同意;

所有内容概不接受任何评论;

所有内容及有关的一切请自由心证。

其间为了保证摄影组每一位成员为本摄影组成员无误,我们每人都系上了红色手巾。

 (凌晨 4:30 王耀先生起床

先生睡觉时是散着头发的,床头放着一副半黑框眼睛,室内拉着厚重的窗帘,床头的阅读台灯开着,屋子里散着柔和的橙黄色微光。

先生回过神来看我们,导演示意他换完衣服出来来一遍自我介绍,先生是看过本次拍摄条约的,于是冲我们点点头。

我们先从先生的房间里离开,过了几分钟先生出来洗漱,用的牙膏与我家老爷子用的相近,...

*知乎体

*江小猪视角

*安岩视角 @阿禅禅禅砸 

  

你说好不噻  T.A.S员工

我为一个人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就是因为他的一条短信义无反顾地跨越了半个地球

 

 唉各位还在里墓里或者躺在医院的各位同僚大家好,我是刚从地下爬出来,这次任务简单,我一个人去的,但地下特黑而且吓人,我刚被一粽子吓得一愣,下意识喊了我好哥们的名字,却发现这一趟是我自己来的,我哥们穷游世界找一位大神去了。

我这哥们怎么说呢,我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某地铁站里,我哥们凭借着一副众人皆尬我独醉的勇气引起了我的注意,在此也得感谢一下地铁...

*叶修 和 王耀 

  无差向

 

屏幕里的红色身影一个闪避,双手着地,随后一个大跨度的弹跳越到另一块正在下坠的石板上,石块浮在空中,树枝迎面而来,飞快的刮过,于是那人物左右来回摆动,直至石块落地。

然后再次起跳,过了另一块坠下来的石板后落地,没有任何犹豫,之后一路往左速跑。

 

操纵人物的是叶修,这游戏全名还没定下,路面导航类游戏,制作方有意给加一点可操作强的方面,于是各大灾难现场的逃生场景也被制作组几天加班加点给赶出来了。

王耀站在后面看着他的进度,还打开了制作方意见反馈组组长的免提通话。

 ...

*叶修 和 王耀

无差向

*文风清奇

*私设有

*雷者自右

 

 

这世上本是没有路的,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它们彼此交织,又彼此分离,最终汇聚成终点尽头。 

 

叶修熄了手指间的烟头,窗外是一片迷茫,雾气很大,绿色的植株在灰蒙中伫立,漏出点点发翠的色块。他伸手抹了抹玻璃,无聊地在上头画了三个一半的括号——一个笑脸。

车上的乘务员推着饮料面包过来,瓶子相互碰撞,发出‘哐哐’的声音。服务员姑娘推着东西前进的速度很慢,响声持续不断的发出,她大概也是不大喜欢这样的销售规定,头垂的很低,当看到几个被影响起来满脸疲倦的乘客...

*叶修 和 王耀

无差向

*私设有

*文风清奇

*雷者自右

 

没有巨大的落地窗,没有刺眼的灯光。叶修在一个老旧的小区定居了,房子一百来平,好在室友工作繁忙,经常出差。他窝在房间里,刺眼的阳光被长帘子挡住,只是堪堪透过了些昏黄的光落在地上,办公桌上还摞着吃完的泡面桶。

 

叶修连着语音软件和游戏公司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眼神专注的盯着屏幕,软件最小化,主屏幕上是游戏的试玩内测界面。

 

“老张,这个不行啊,你看,人物都穿模了,不知道的还以为NPC和石头是连体婴儿,那就很尴尬了。”

 

“竟然没注意到!”对方惊讶的...

叶修 和 王耀

 

无差向

 

 

01

 

进入二十一世纪,各个行业飞速发展,社会的容忍度也逐渐上升。

王耀就是在那个时候知道叶修的。

那时他呆在王京的四合院里晒早上五六点的太阳,手机开着自动推送的功能,铃声是正火热的最炫民族风。

女声很好听,听完后还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于耳。

——荣耀周报:荣耀联盟第一赛季冠军队诞生!

王京刚好买完豆汁回来。

鬼使神差地,王耀问:“刚推送上的,荣耀是什么?”

王京顺口一答:“哦,这是前几年一游戏,昨儿个刚结束比赛。”

王耀接过豆汁,面不改色地倒在碗里,“年轻人搞的电子竞赛...

易月生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长到他也分不清真假了,真是奇怪。

是和往常一样的步骤,洗漱,更衣,入睡。大抵是没有注意掐断树枝的燃烧,熏香溢满整个屋子。

有那么一瞬间,易月生觉得时间停止了,所有的一切似是被蒙上一层薄薄的纱,泛着黄褐色。

躺下,关灯。

易月生觉得他的睡姿一直很不错,规规矩矩的,很耐看。

**

他梦到有人在逐渐老去。

易月生对着镜子仔细端详,很奇怪,他是签过契约的人,不会变老,但此刻他却是真真切切的觉得自己老了。

而且老的不成样子。

没有器官的衰竭,皮囊的收缩,这种感觉像是无病呻吟。

也许是弄错了,老的根本不是自己。

**
李站外窗边,窗外进来了几缕阳光,光斑落在她的发上。...

文斐

/您好☆

愁也一天乐也一天,万事少钻牛角尖。

=文斐
称呼请随意*˙︶˙*)ノ"

© 文斐 / Powered by LOFTER